丿墨玄丿

[特殊傳說 冰漾] 無標題

  

1. 角色ooc注意

2. .內容雷同純屬意外

3.n年前的產物,重新修後放了上來


地點:Atlantis學院

時間:5:00 p.m.(冰炎學長提供)

地點:學院教室->黑館四樓

視角:第三人稱

  下課,喵喵拉著褚冥漾的手,拜託漾漾明天邀請冰炎去白園吃飯,答應了以後,漾漾便回到黑館準備洗澡,然後就是順便邀請冰炎明天到白園吃飯。

  褚冥漾拿著自己的盟洗用具,走到冰炎房門口,像平常一樣跟冰炎借浴室盟洗,但是今天他在要敲門前覺得心臟一直跳,手懸在半空中,心中不停腦殘(靠今天是怎樣啊……好啦我是知道我知道我跟學長已經告白過了,但是這情況是怎樣啊啊啊啊啊!!!)。

  ‘喀啦’門被房裡的主人打開,冰炎臉上寫著「不耐煩」這三個字,外加了額上的不明「#」字。

  「敲門就敲門,在外面腦殘甚麼?」紅眼不耐煩的瞪過來。

  (喔喔學長穿著休閒服啊啊啊!!!)

  「吵死了!不是要盟洗?還不快近來,在腦殘甚麼?!」紅眼殺人兔又瞪了我一眼。

  「…靠!!!」學長把我一巴掌巴到浴室裡面。

  (很痛耶學長~!)

  「囉嗦!我線你五分鐘內給我出來!」

  「好了好了我好了!學長拜託你不要把我種在黑館門外啊啊!!!」

  「哼!」等我出來才發現某隻紅眼殺人兔正坐在沙發上翹腳看書。

  「欸?學長你今天沒有任務嗎?」

  「是啊,不行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所以學長你明天也沒有任務喔?」

  「恩,所以,幹嘛?」

  「喵喵說明天去白園吃飯,學長你要去嗎?」

  「恩。」冰炎頭也不抬的應了一聲,就當作是接受邀請了。

  褚冥漾得到答案後,便跟冰炎道了聲晚安,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

  可惜在褚冥漾離開之後,冰炎的嘴角微微勾起。

  「明天啊….還真期待呢…」冰炎一個人自言自語著,便熄燈睡覺去了

到了第二天中午

  「漾漾.學長!這邊這邊~~」喵喵揮著手向遠方遲遲趕來的兩人充滿活力的喊著。

  「喵喵,對不起我們來晚了!」褚冥漾拉著冰炎的手從後方跑過來。

  「褚,再跑會跌倒。」冰炎皺眉,在褚冥漾的耳邊說著。

  「唔…別這樣嘛......畢竟我們都遲到了。」褚冥漾聽到後雖然有放慢腳步,仍是不停地埋怨著。

  「呵…...」冰炎偷笑,褚冥漾此時心裡正想著:您老大又沒睡飽了嗎?!不會又來整我吧!!!

  「褚,我很不想要在這裡打你。」冰炎發出了警告。

  (對不起我閉腦!)褚冥漾收到冰炎的警告,馬上乖乖閉腦加蹲下雙手摀頭。

  等他們到喵喵那邊之後,發現喵喵等人都帶著墨鏡,而喵喵的臉上還有顯眼的兩條鮮紅色液體慢慢流著…...是說這樣真的沒事嗎?

  「呃….喵喵你沒事吧…?」褚冥漾臉上冒著三條黑線的問著喵喵。

  「沒事沒事!」喵喵搖了搖頭,把從鼻子流下來的兩柱鮮紅色液體擦乾淨,微笑的看著無言的褚冥漾。

  「兩位還是一樣恩愛呢!」帶著墨鏡的庚微笑地望向冰炎和褚冥漾,臉上的墨鏡似乎又多加了一層。

  「早上放閃這樣好嗎?是吧?歲。」夏碎微笑看著冰炎和褚冥漾,雙手則是抱緊自家弟弟。

  「恩。」千冬歲點了一點頭,推了推臉上的墨鏡作為回應

  「哼…你們不也一樣?」冰炎挑眉望著眼前碎來歲去的兄弟。

  「總比你們這組好吧?呵呵。」夏碎笑著,還偷偷把手伸到千冬歲腰上,偷捏兩下。

  「哼。」冰炎冷哼。

  「唉呀唉呀這裡好像很好玩耶~~」惡魔奴勒麗晃著他的惡魔尾巴慢慢走過來。

  「小~冰~炎~~!」一個熟悉的女聲,從遠處傳了過來,三步併作兩步的從冰炎背後環住他的脖子。

  「死老太婆你來這裡幹嘛?!快給我滾下來!!!」冰炎的口氣非常不爽,並且試圖將巴在自己身上的董事抓下來。

  「呿~果然不可愛,枉費我把你養到這麼大!怎麼可以這樣!人家很傷心的耶!」手放在胸口蔣莊新穗的看著冰炎,眼中還帶著兩泡眼淚。

  「......。」褚冥漾無言地看著兩人,內心刷著無數彈幕。

  「漾~」想也知道,聽到西瑞叫自己名字的褚冥漾,馬上反拉著喵喵的手快速移動到桌子邊,可惜脖子再度被勾住…...。

  「我靠西瑞你快放手啊!」被勒到險些喘不過氣的褚冥漾翻白眼的抗議,然而似乎沒有被聽到。

  「我說漾~身為本大爺的僕人,有這麼熱鬧的地方為甚麼不叫本大爺來啊~?」西瑞勾著褚冥漾的脖子,一還一副「有事沒叫本大爺來湊熱鬧,想死嗎?」的表情看著他。

  褚冥漾心中崩潰的想著(為甚麼你們這群火星人都很愛亂勾別人脖子啊啊啊啊啊!!!)

  「小混混,放開你的手,沒看到漾漾受不了了嗎?」千冬歲推眼鏡,怒瞪著西瑞。

  「四眼仔,想打架嗎?」西瑞不爽地瞪了回去,摩拳擦掌著,大有要幹架的意味。

  「有何不可?對於先動手者我有理由反擊。」千冬歲離開夏碎的懷抱後拿出了自己的幻武兵器。

  「來啊!」於是兩個人又開始到旁邊幹架了。

  (我說你們......每天這樣真的不會累嗎?)褚冥漾更無言了。

  「管他們。」走到夏碎旁邊坐下的冰炎一副若無其事地拿起桌上的麵包出來吃。

  「漾漾......給你飯糰。」萊恩從旁邊飄了出來,伸手把飯糰給褚冥漾。

  「!......萊恩謝謝你...可是你是什麼時候來的?!我都沒看到啊!」險些被嚇得差點後退,緩和後過感激地接過萊恩給的飯糰,褚冥漾把視線移到剛剛明明還看不見萊恩的地方疑惑的問著。

  「...剛剛就在了。」本人似乎豪不在意的說著。

  「......啊,這樣啊...」內心受到驚嚇的褚冥漾無言中。

  「漾漾~快點來吃吧!」庚微笑招手示意褚冥漾快點過去吃飯。

  「啊!謝謝庚學姊!」漾漾微笑接過庚遞過來的飯盒,把冰炎的飯盒拿到對方面前,說︰「學長,吃飯!」

  「恩,謝了,褚。」冰炎接過,淺淺一笑,順手揉亂褚冥漾柔軟的黑髮。

  「唔….亂掉了......」褚冥漾嘟嘴,在冰炎把手移開之後,伸手整理被揉亂的頭髮。

  「呵。」

  「我說冰炎啊,你們進展到哪了啊?」夏碎乘著吵鬧的一群人,走到冰炎旁邊詢問著小學弟和自家搭檔的進展,還賊賊的笑了下。

  「用的著你管嗎?死狐狸。」熟知搭檔個性的冰炎,白了夏碎一眼之後,似乎是希望對方不要因為有趣而來亂插手。

  「褚,過來。」叫了褚冥漾後,冰炎拍拍自己大腿,要對方自己坐上去。

  「啊?喔......」應了聲,褚冥漾順理成章的坐上冰炎大腿,把頭靠在冰炎胸前,繼續吃著手中的便當。

  「沾到飯粒了。」伸手輕輕地把黏在自家小戀人臉上的飯粒弄下來並自己吃掉,冰炎滿意地看著對方發紅的耳根。

  「>/////<!」某個小妖師已經臉紅到想找個洞鑽進去了。

  「唉呀唉呀......」來自某個腹黑紫袍的嘆息聲。

  「喔喔喔!」某位惡魔大姊很有興趣的看著。

  「喀擦!」[喀擦!][咖撒!][咖撒!]來自庚與喵喵拿出手機拍照的聲音。


  於是眾人就在這閃死人的情侶下愉快的用餐,度過了美好的用餐時間(?)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