丿墨玄丿

打算小小失蹤一陣子,快高考了所以得先關一段时间手机……
很快回来

[男神×你]當你受傷时1

#段考砸了(冷漠
#手寫好困难哦
#大家的是歐洲人好煩哦:)





开始






[叶修]
媳妇儿眼睛天生就不太好
所以每次出門哥都恨擔心她坐车錯站或迷路
今天她去玩回來时一个劲儿往哥身上撲
哥一迈上下檢查她的身体一迈嘲讽了几句
谁知道天不怕地不怕的媳妇儿竟开始委屈的快哭出來了
向了之后才知道
原来她跟她好姬友逛街时遇到了她前男友
谁知她拒絕前男友要復合的提議後被拉住,那个人掦言就要在路迈对她动手
然后她姬友跟几个路人幫忙才跑得回來
可是在跑的过程不小心跌了一跤,膝蓋擦破了一塊皮
说著说著眼淚开始一颗颗往下掉
哥一迈心疼的给她上药一迈安慰
《下次她出去,我可会保護好她的。》








[喻文州]
夫人说她穿高跟,結果腳疼
我开车去的时候看到她靠在牆上滑手机
见我來了开心的向我揮著手
於是我走到她面前之后把她公主抱了起來
䢍走迈板起臉用些微嚴肅的口气稍稍训了一顿
见夫人低下頭委屈到快哭出來时
只好嘆了口气,心疼的揉了兩把她的頭停止训话
《夫人可是最美的不穿高跟也不要緊^__^》

[全职 男神x你]`當你因为变天而肚子疼时

#对的,就是因为变了天我肚子疼才想到的梗
#好吧,其实我只是大晚上的睡不著觉才爬起来偷打文的(愁眉苦脸)
#妈啊外面的雨超大的,我要哭晕在路上了(崩溃大哭)
#先帶兩个男神,然后我去吃午飯了(:з」∠)_









开始!!!










【:叶修】
大晚上的媳妇儿不睡觉一直在床上打滚
於是哥放了鼠标然后走过去看看她在幹麻
不看还好,一看还真不得了
只見媳妇儿因为肚子疼所以把自己缩成一球在床上疼得直打滚
然后哥直接用跑百米的速度去医药箱找药给她
让媳妇儿吃了药之后我便坐在床沿給她按摩
看着她忍痛时的样子我的心简直疼到呼吸困难
《媳妇啊,以后疼了别忍着,一定要跟我说啊!哥看着可心疼死了,还以为你出了大事呢!》










【喻文州】
當我在認真训练时,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由她学校打來的,简单來说就是她在上课时肚子疼
於是她就被送去保健室休息
我向少天请假之后开车去她学校接她回来
躺在保健室床上的她脸色有些惨白
走近一看发现她睡着了
便给她请假后带回家
在等红绿灯时我忍不住看了几眼
手摸了摸她的頭
《亲爱的,快到家了。》

[男神×妳]當你說要養寵物時3

#这次带个特传男神们
#没准这系列会到5吧……
#算了管他的!我豁出去啦!

开始



[冰炎]
…早知道不该让她去挑宠物的
她居然给我带了只红眼兔子回来
还取名叫小冰炎是怎么回事?
《给我换个名字,不然等我回去你就完 ♂了。 》




[药师寺夏碎]
养宠物?那可不行哦
因为已经有小亭了啊
而且你也知道小亭很常肚子饿吧?
所以我们还是放弃这个想法好吗?
《嗯,能懂我说的就好(微笑)》



[褚冥漾]
我概说还好是养球鱼吗?
重点是球鱼真的很好照顾
而且米纳斯也会帮忙照顾
只是媳妇老是不注意就会多喂它几根橡皮筋……
《媳妇你快放下橡皮筋啊啊啊今天的份快超量了不能再喂橡皮筋了啊啊啊啊! 》



[雪野千冬岁]
她卖萌看着我
我推了推眼镜就由她去了
结果她都不理我了
《我们可能要好好促膝长谈了,亲爱的(推眼镜)》

[男神×你]當你說要養寵物時2

#这次依然带着全职的男神们浪 _(:з」∠)_
#这系列会多少我不知道
#不定期更文请见谅

开始

[张佳乐]
自从媳妇儿带宠物回来之后
我的小辫子成了宠物的玩具
它开心时舔我脸就算了
但不开心时就抓着我的小辫子咬
《媳妇儿妳别笑了快来帮我QAQ》

[肖时嵌]
早知道答应她领养宠物是个悲剧的话
我也不会答应她带宠物来雷霆玩了
因为她会借此机会去找小戴
要all肖同人本……
《算了回来之后我们好好算帐》

[张新杰]
她养了宠物之后我几乎都交给她去照顾
不过该定的计画还是得照常执行
而且我也会打电话回去问
《亲爱的喂小狗午饭了嘛? 》

[方锐]
说起我家宠物啊
简直是被我跟我家小公主宠上天啦
吃的跟穿的都比我们好
《卧操这猫一脸跩样是怎么回事……》


[乔一帆]
我跟我媳妇商量后决定养了仓鼠
因为仓鼠很好养又很可爱
每次回家后都能看到媳妇儿把仓鼠捧在手心上的样子真的好可爱
《其实我原本只想养媳妇一个而已,可是太可爱了就答应了//////》

[孙翔]
我们家养了只大型犬
但是媳妇儿死不照顾
害我变成饲候这家伙的仆人
《哼!别得意了,媳妇儿可是我的! 》

在日版FGO變成廢人 _(:з」∠)_
嗯不得不說CCC的角色跟BB真的太可愛了!!!
然後來拼看看5星的メルトリリス!

「有人說伊凡身邊的氣場都是涼颼颼的,像冬風吹過般冰冷,但我卻覺得很涼爽.舒適,因為他是我見過最理解我的人。」
-------我與他小時候的遭遇沒差多少,只是我們一個是人,一個是國家。

[男神×你] 黨你說要養寵物時 1

#應該會有不同作品的男神們
#不過先帶全職的男神們玩兒



開始

[葉修]
自從答應媳婦兒養寵物之後
哥已經好久沒抽菸了
而且在家地位還比寵物低N倍
於是只好刷Boss洩憤
《然後又有好多人追著哥跑囖!》

[黃少天]
誒誒誒我跟你說啊我媳婦兒跟我一起養了一隻柯基犬啊結果她給牠取了啥名字你們造麼?!
取了個黃煩煩啊!!!!!!
我不是說過本劍聖只是活潑了點好嗎根本沒有你說的煩好不好誒誒誒別走啊媳婦兒回來聽我說清楚啊!!!
《媳婦兒乖咱們取個別的名字……(以下省略100字)》

[周澤楷]
我們
養了兔子
可愛
《可是希望你多看我……》

[韓文清]
當她說要養寵物
看著我的表情是「就算你生氣我還是要養」的感覺
無奈之下只好妥協了
《反正我不在的話你就有伴可以陪你了,也好》

[喻文州]
自從媳婦兒養了一隻小貓之後
取名叫魚
用的東西都跟魚有關
但是……
《媳婦兒,放下金槍魚罐頭,一直吃對貓咪身體不好的^__^》

[王杰希]
答應她養寵物之後
她不知道從哪裡找到了一隻眼睛一大一小的貓回來
每次要跟我撒嬌都把貓抱著舉起貓掌
然後一人一貓頭歪一邊
他喊著爸爸,貓跟著配合的喵一聲
《怎麼了?是無聊了?還有放下貓,牠是無辜的……》

[全職 男神X你]當你玩遊戲輸了/卡關時

[葉修]

榮耀

  「啊啊啊!!!又死啦!」當你第N次被對方打爆了之後,將整個腦袋跟雙手放在電腦桌上哀號著。

  「嘿喲,媳婦兒這是怎麼啦?」在一旁搶BOSS搶得正歡的他轉過頭來,看了你一眼。

  ’哥先走啦,媳婦兒有難。’他在隊伍中打完字,火速退了帳號卡登出了遊戲並雙手抱臂看著你。

  「葉修QAQ」你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他。

  「哥在呢,怎麼啦?」忍著笑伸出手摸了你兩把那軟嫩的臉蛋,見你瞪他之後才收手。

  「我又打輸啦!救救我吧,葉神。」於是你拉著他的手賣起萌來。

  「喔?哥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大膽啊,敢動哥媳婦兒。」他坐到你旁邊,看著你屏幕。

  「嘖嘖,怎麼一把都沒贏啊?我說,你真有這麼手殘麼?」看著你慘不忍睹的戰績,他不忍心的搖了搖頭。

  「唔......」你委屈的拉了拉他的袖子,眼中含著兩泡淚。

  「欸!別哭啊,我就開個玩笑唄!」見你要快哭出來的表情後他開始有點手忙腳亂起來。

  「那你虐回來好不好,我剛剛還被他嘲笑呢!」點了點頭後你指著剛剛殺了你腳角色很多次的人,滿臉委屈。

  「行行行,看好哥的操作蛤!分分鐘虐到道歉。」於是他笑了笑,不戴耳機便直接開始對戰。

  後來虐到對面道歉後他抱著你坐在你的位子上,他打榮耀︰你看你的角色,然後他突然把你往他懷裡帶。

  「以後被欺負了跟哥說,哥幫你解決。」

[特殊傳說 冰漾] 無標題

  

1. 角色ooc注意

2. .內容雷同純屬意外

3.n年前的產物,重新修後放了上來


地點:Atlantis學院

時間:5:00 p.m.(冰炎學長提供)

地點:學院教室->黑館四樓

視角:第三人稱

  下課,喵喵拉著褚冥漾的手,拜託漾漾明天邀請冰炎去白園吃飯,答應了以後,漾漾便回到黑館準備洗澡,然後就是順便邀請冰炎明天到白園吃飯。

  褚冥漾拿著自己的盟洗用具,走到冰炎房門口,像平常一樣跟冰炎借浴室盟洗,但是今天他在要敲門前覺得心臟一直跳,手懸在半空中,心中不停腦殘(靠今天是怎樣啊……好啦我是知道我知道我跟學長已經告白過了,但是這情況是怎樣啊啊啊啊啊!!!)。

  ‘喀啦’門被房裡的主人打開,冰炎臉上寫著「不耐煩」這三個字,外加了額上的不明「#」字。

  「敲門就敲門,在外面腦殘甚麼?」紅眼不耐煩的瞪過來。

  (喔喔學長穿著休閒服啊啊啊!!!)

  「吵死了!不是要盟洗?還不快近來,在腦殘甚麼?!」紅眼殺人兔又瞪了我一眼。

  「…靠!!!」學長把我一巴掌巴到浴室裡面。

  (很痛耶學長~!)

  「囉嗦!我線你五分鐘內給我出來!」

  「好了好了我好了!學長拜託你不要把我種在黑館門外啊啊!!!」

  「哼!」等我出來才發現某隻紅眼殺人兔正坐在沙發上翹腳看書。

  「欸?學長你今天沒有任務嗎?」

  「是啊,不行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所以學長你明天也沒有任務喔?」

  「恩,所以,幹嘛?」

  「喵喵說明天去白園吃飯,學長你要去嗎?」

  「恩。」冰炎頭也不抬的應了一聲,就當作是接受邀請了。

  褚冥漾得到答案後,便跟冰炎道了聲晚安,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

  可惜在褚冥漾離開之後,冰炎的嘴角微微勾起。

  「明天啊….還真期待呢…」冰炎一個人自言自語著,便熄燈睡覺去了

到了第二天中午

  「漾漾.學長!這邊這邊~~」喵喵揮著手向遠方遲遲趕來的兩人充滿活力的喊著。

  「喵喵,對不起我們來晚了!」褚冥漾拉著冰炎的手從後方跑過來。

  「褚,再跑會跌倒。」冰炎皺眉,在褚冥漾的耳邊說著。

  「唔…別這樣嘛......畢竟我們都遲到了。」褚冥漾聽到後雖然有放慢腳步,仍是不停地埋怨著。

  「呵…...」冰炎偷笑,褚冥漾此時心裡正想著:您老大又沒睡飽了嗎?!不會又來整我吧!!!

  「褚,我很不想要在這裡打你。」冰炎發出了警告。

  (對不起我閉腦!)褚冥漾收到冰炎的警告,馬上乖乖閉腦加蹲下雙手摀頭。

  等他們到喵喵那邊之後,發現喵喵等人都帶著墨鏡,而喵喵的臉上還有顯眼的兩條鮮紅色液體慢慢流著…...是說這樣真的沒事嗎?

  「呃….喵喵你沒事吧…?」褚冥漾臉上冒著三條黑線的問著喵喵。

  「沒事沒事!」喵喵搖了搖頭,把從鼻子流下來的兩柱鮮紅色液體擦乾淨,微笑的看著無言的褚冥漾。

  「兩位還是一樣恩愛呢!」帶著墨鏡的庚微笑地望向冰炎和褚冥漾,臉上的墨鏡似乎又多加了一層。

  「早上放閃這樣好嗎?是吧?歲。」夏碎微笑看著冰炎和褚冥漾,雙手則是抱緊自家弟弟。

  「恩。」千冬歲點了一點頭,推了推臉上的墨鏡作為回應

  「哼…你們不也一樣?」冰炎挑眉望著眼前碎來歲去的兄弟。

  「總比你們這組好吧?呵呵。」夏碎笑著,還偷偷把手伸到千冬歲腰上,偷捏兩下。

  「哼。」冰炎冷哼。

  「唉呀唉呀這裡好像很好玩耶~~」惡魔奴勒麗晃著他的惡魔尾巴慢慢走過來。

  「小~冰~炎~~!」一個熟悉的女聲,從遠處傳了過來,三步併作兩步的從冰炎背後環住他的脖子。

  「死老太婆你來這裡幹嘛?!快給我滾下來!!!」冰炎的口氣非常不爽,並且試圖將巴在自己身上的董事抓下來。

  「呿~果然不可愛,枉費我把你養到這麼大!怎麼可以這樣!人家很傷心的耶!」手放在胸口蔣莊新穗的看著冰炎,眼中還帶著兩泡眼淚。

  「......。」褚冥漾無言地看著兩人,內心刷著無數彈幕。

  「漾~」想也知道,聽到西瑞叫自己名字的褚冥漾,馬上反拉著喵喵的手快速移動到桌子邊,可惜脖子再度被勾住…...。

  「我靠西瑞你快放手啊!」被勒到險些喘不過氣的褚冥漾翻白眼的抗議,然而似乎沒有被聽到。

  「我說漾~身為本大爺的僕人,有這麼熱鬧的地方為甚麼不叫本大爺來啊~?」西瑞勾著褚冥漾的脖子,一還一副「有事沒叫本大爺來湊熱鬧,想死嗎?」的表情看著他。

  褚冥漾心中崩潰的想著(為甚麼你們這群火星人都很愛亂勾別人脖子啊啊啊啊啊!!!)

  「小混混,放開你的手,沒看到漾漾受不了了嗎?」千冬歲推眼鏡,怒瞪著西瑞。

  「四眼仔,想打架嗎?」西瑞不爽地瞪了回去,摩拳擦掌著,大有要幹架的意味。

  「有何不可?對於先動手者我有理由反擊。」千冬歲離開夏碎的懷抱後拿出了自己的幻武兵器。

  「來啊!」於是兩個人又開始到旁邊幹架了。

  (我說你們......每天這樣真的不會累嗎?)褚冥漾更無言了。

  「管他們。」走到夏碎旁邊坐下的冰炎一副若無其事地拿起桌上的麵包出來吃。

  「漾漾......給你飯糰。」萊恩從旁邊飄了出來,伸手把飯糰給褚冥漾。

  「!......萊恩謝謝你...可是你是什麼時候來的?!我都沒看到啊!」險些被嚇得差點後退,緩和後過感激地接過萊恩給的飯糰,褚冥漾把視線移到剛剛明明還看不見萊恩的地方疑惑的問著。

  「...剛剛就在了。」本人似乎豪不在意的說著。

  「......啊,這樣啊...」內心受到驚嚇的褚冥漾無言中。

  「漾漾~快點來吃吧!」庚微笑招手示意褚冥漾快點過去吃飯。

  「啊!謝謝庚學姊!」漾漾微笑接過庚遞過來的飯盒,把冰炎的飯盒拿到對方面前,說︰「學長,吃飯!」

  「恩,謝了,褚。」冰炎接過,淺淺一笑,順手揉亂褚冥漾柔軟的黑髮。

  「唔….亂掉了......」褚冥漾嘟嘴,在冰炎把手移開之後,伸手整理被揉亂的頭髮。

  「呵。」

  「我說冰炎啊,你們進展到哪了啊?」夏碎乘著吵鬧的一群人,走到冰炎旁邊詢問著小學弟和自家搭檔的進展,還賊賊的笑了下。

  「用的著你管嗎?死狐狸。」熟知搭檔個性的冰炎,白了夏碎一眼之後,似乎是希望對方不要因為有趣而來亂插手。

  「褚,過來。」叫了褚冥漾後,冰炎拍拍自己大腿,要對方自己坐上去。

  「啊?喔......」應了聲,褚冥漾順理成章的坐上冰炎大腿,把頭靠在冰炎胸前,繼續吃著手中的便當。

  「沾到飯粒了。」伸手輕輕地把黏在自家小戀人臉上的飯粒弄下來並自己吃掉,冰炎滿意地看著對方發紅的耳根。

  「>/////<!」某個小妖師已經臉紅到想找個洞鑽進去了。

  「唉呀唉呀......」來自某個腹黑紫袍的嘆息聲。

  「喔喔喔!」某位惡魔大姊很有興趣的看著。

  「喀擦!」[喀擦!][咖撒!][咖撒!]來自庚與喵喵拿出手機拍照的聲音。


  於是眾人就在這閃死人的情侶下愉快的用餐,度過了美好的用餐時間(?)